成都鼎盛华瑞科技有限公司

您好,欢迎访问成都鼎盛华瑞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
专注灌浆记录系统和灌浆记录仪等技术的研发、生产及销售

重质量、 守信誉 、创品牌 、求发展

全国咨询热线:028-85842200
13981892757

新闻资讯
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资讯 > 行业聚焦

新安江水电站—— 记那些奋斗在一线的建设者们

发布时间: 2021-08-19    作者:
  分享到:   
二维码分享

新安江水电站—— 记那些奋斗在一线的建设者们
2019-04-19    来源:鼎盛华瑞灌浆记录仪

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,为了加快社会主义建设,电力需先行,国家为了建设新安江水力发电站,集全国电力行业的力量,用时三年完成了这一宏伟壮举!可有谁知道在这雄伟丰碑的背后,藏着多少大大小小的困难和鲜为人知的故事,这期间又有多少水电工人为之日日夜夜辛勤付出的汗水、青春乃至生命……


王长贵:

我们当时是从北京市官厅水电工程处集体包火车南下的,住在朱家埠郑家口,当时天天下雨,到处都是泥,竹编的墙体与房顶一齐漏雨,整个房子都是湿的。当时我们工作在江村埠,距离住处有10多公里的路程,没有交通车的年代全靠走。上白班凌晨五点钟就走,上中班晚上11点多下班,路是砂土路,也没路灯,从江村埠到朱家埠要走一个多小时。当时是大跃进的形势,除了生产还要义务劳动,每天早出晚归,还要坚持学习两小时,雷打不动。

经过培训煅炼开始生产,大坝浇筑需要大量砂石料,有七艘采砂船是大连造的,比较先进,当时缺少操作人员,便叫我们去开船。

有段时间15号和1号採砂船移到了大坝上游铜官开始採砂,那时天天下大雨甚至暴雨,江水猛涨,採砂船晃得厉害,五条钢丝绳都拉不住。很快船体开始倾斜进水,即将沉没。在危急关头,一条机船靠上去将船上的工作人员救下来,后一秒,採砂船就被湍急的江水从大坝左岸冲走,冲到江村埠沙滩边才搁浅停下。

水浅船移不动,不能生产大家都很着急。我们先是组织人员下水扒砂,但效果不好,当时急需砂石料,便把21号採砂船用钢丝绳固定在桥墩上,用绞磨拉船。钢丝绳太长,绞磨的轴心不慎脱落,有人被迫松手,绞磨失去控制急速旋转起来,推绞磨的人全部被甩倒,4米长的元钢被抛出9米多远。有个人的腿被打断了,我和魏殿义队长赶紧跑过去,先用背心给他包上,再过江到单位找来一辆吉普车将人送到医院。zui后有个筋骨被打断的工友,还是因伤重不治去逝了。

刘求鸿(九九代笔)

父亲刘求鸿,在朱家埠大家都喊他叫“大刘”,1956年从江西上犹电站调到新安江电站的建设中来,在开挖队当风钻工。

当时正是电站开工初期,大家都知道建电站先要截流,上下游各筑起围堰,左岸或右岸打通导流洞,让水从导流洞内流走,再把围堰内的水抽干,可以基坑开挖,然后浇注混泥土,一个坝块一个坝块浇筑,使之层层叠高,zui后完成整个大坝的浇筑。

我父亲在开挖二队风钻班负责导流洞的开挖,当时的风钻有七八十斤重,全是干钻,靠高压风带动钢钎打进岩石中,喷!喷!喷!喷!喷!巨大的响声带着风镐钻出的粉尘迎面直扑每个工人的脸面,八小时下来只能看见他们两只眼睛,其余的部分都被粉尘和汗水的“混泥土”遮住了,八层口罩带着鼻孔里都是黑的,洗完脸的水也是泥浆水。

为求进度,他们恨不得24小时当48小时用,一个人一天不知要打多少个孔,打好的孔装进火药,然后点燃,把岩石炸开,一层一层往里打就形成了一个大直径的导流洞。每次炮响过后,烟雾还没散尽,工人们为赶进度又冲了进去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吸进肺里的粉尘就使整个人呼吸困难,整个肺都被粉尘给堵死了,久而久之就成了尘肺病,也叫矽肺,矽肺病人到生命的后期,整个肺硬化呈结节纤维状。

马季煌:

我是1957年到新安江的,当时是负责发电机运转,后来因为我有开重机的经验,组织就派我去开5吨的小吊机。小吊机的工作就是配合潜水工的水下检查工作,在没有任何通讯设备的年代,潜水工就靠一根系在涡轮上的绳子与我联系,拉一下代表安全,拉两下代表一切正常,若是拉得急了,那就表示情况紧急,岸上待命人员需要立即将他拉上来。

当时设备落后,一个潜水工下水作业全身要穿戴四五十斤左右的装备,光帽子就有二十多斤,靠这样的重量才能下沉到大坝的底部。那时没有氧气瓶,潜水工咬住管子的一头,另一头连接氧气泵,岸上专门有一人负责压泵,将氧气送到水下。

当时大坝的闸门刚安装完毕,需要查看是否漏水。我记得那天负则检查的潜水工是个叫肖天法的年轻人,他背着五十斤的负重下了水,我们几人在岸上屏息等待。

几分钟后,绳索突然急速扯动,我们赶紧拉动连接潜水装备的管子要把他拉上来,却失败了。我们知道出事了,慌忙联系老潜水工出身的工人局局长姚新根,姚新根下水后带回一个沉重的信息:肖天法被一扇闸门的漏缝处紧紧吸住,靠人力根本拉不动。姚新根立即指挥工人升起旁边几扇闸门,水流泄出,闸门吸力变小,他这才重新下水将肖天法带上岸。可惜的是,因为耽搁过久,肖天法已经窒息而亡。

新安江水电是新中国第一座自行设计、自制设备、自行建造的“三自”工程,短短三年,我们的老一辈水电工人用汗水、鲜血和生命创造了一个令国内外水电专家惊讶的奇迹,这不仅是中国人民勤劳智慧的杰作,更是中国水利电力事业史上的一座丰碑。

201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,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编纂研究室在深入开展服务基层、服务企业、服务群众的“三服务”工作中,与《钱江晚报·建德生活》共同推出“口述建德”栏目,通过走访老党员、老干部、老战士,记录宣传老一辈革命者与创业者的革命经历与创业精神,进一步深化“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”主题教育,更好地推动建德新一轮发展。